Menu Close

沉醉的乐土

对西班牙的了解,始于音乐。中学时代就接触到了以安立奎·伊格莱西亚斯(Enrique Iglesias)、璜斯(Juanes)和梵高的耳朵(La Oreja de Van Gogh)为代表的拉丁流行音乐。后来又通过吉他了解到了古典柔美的弗拉明戈。每当那些跳动的音符轻轻叩打着我的耳膜时,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一直感觉西班牙音乐就像流淌在我的血液中一般,那种无乐不作的欢快之中总是隐隐夹杂着缠绵悱恻的忧伤。那些曾经的唱片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泛黄,透过音乐,我对西班牙文化的向往之情却与日俱增。我开始阅读《堂吉诃德》,看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和佩内洛普·克鲁斯(Penélope Cruz)的电影,并在本科期间学习了西班牙语。从那时起,我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在那片令人神往的土地上生活。

Barcelona1
午夜巴塞罗那

去年夏天,我的愿望实现了。原以为会百无聊赖的暑假因为在巴塞罗那的三个月实习而变得绚烂多彩。巴塞罗那旅游公司Stoke Travel的邀请使我得以暂时逃离夏日里略显沉闷的乌普萨拉,来到风光旖旎的不夜城体验一种全新的生活。

当我踏上巴塞罗那街道的那一刻,旅途的劳顿瞬间便被这座城市带给我的新奇感洗刷一空。如果说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如同童话里的冰雪世界一般晶莹剔透,巴塞罗那就像是一团熊熊燃烧地烈火,可以瞬间点燃人们内心深处的激情。阳光,沙滩,音乐,美酒,足球,高迪的建筑,它们共同妆点着这座充满艺术情调的城市,让人如痴如醉。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各式各样,络绎不绝。与瑞典人的庄重矜持不同,加泰罗尼亚人的微笑与热情是这座城市最好的名片。

Plaza-Espana-Bcn
西班牙广场 巴塞罗那

我和我的房东Cesar在西班牙广场(Plaza de España)会面。Cesar个头很高,满头白发,却又精神矍铄。他退休前是当地巴塞罗那自治大学的一名老师。一阵寒暄之后,我们便驱车前往住处。文质彬彬的Cesar与我对大多数西班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他讲一口十分流利的英语。同时还懂加泰罗尼亚语、法语和意大利语。但当得知我对西班牙语略知一二时,他再也没有说过一个英语单词。一路上,他用语速很慢的西班牙语兴高采烈又略带自豪地向我介绍自己的城市。我尽力去理解并尝试用西班牙语回应,但那些瑞典语单词像一个个顽皮的孩子,在我的大脑里上蹿下跳,并把西班牙语词汇藏在它们身后,让我无从找寻。我的西班牙语许久未曾使用,加之这一年来瑞典语的猛烈冲击,竟完全生疏了。

我所住的公寓离阿格巴塔(Torre Agbar)不远。一起同住的有两个精灵古怪的女生,来自德国的Katharina和来自罗马尼亚Bianca。还有一个略带羞涩的荷兰大男生Barend。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来这里实习的。每天晚上就寝之前和他们在阳台上的促膝长谈总是十分惬意。凉凉的海风吹打着我们的脸庞,手中的啤酒、Sangría(西班牙的一种果酒,红如血,故得名)总是在不经意的谈笑间慢慢变少。年轻人们,志存高远却又少不了多愁善感。那些理想与抱负,快乐与忧愁总是游离于酒精与香烟之间,最终又都沉醉于巴塞罗那美丽的夜色之中。

我每天坐地铁去市中心的公司上班。西班牙人每天上午11:00开始工作,19:00下班之后便开始活跃在酒吧、夜店等娱乐场所直至午夜。Stoke Travel是一家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旅游公司。办公室里的啤酒、桌游、厨房等一应俱全。我在巴塞罗那慵懒的生活状态由此可见一斑。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同事们十分友好。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聚餐。老板Stuart来自澳大利亚,曾在西藏当过英语老师。所以最喜欢和我讨论的话题便是西藏的人权和独立问题。相互之间的争执在所难免。但我们彼此之间态度友好,坦诚相待。当我离开公司时,他还在其他同事面前对我在公司的表现大加褒奖。作为和他第一个共事的中国人,他认为我是中国年轻一代最好的代表,而我也改变了他本人对中国的一些看法。这让我窃喜很久。这是后话。我的上司Emma是一名典型的瑞典女性,聪颖、干练、颇具领导才能,同时又十分努力。在西班牙多年的生活也让她变得热情。我们时常聊起发生在瑞典的点点滴滴。可以感觉出她对自己的祖国充满了热爱和思念。我曾好奇地问她为什么选择离开那个在很多人眼中美如天堂的国家而来到这里奋斗。她告诉我巴塞罗那有一种魔力,吸引并感染着她,让她找到了在瑞典不曾拥有的生活乐趣。与西班牙相比,瑞典的生活确实单调乏味又略显平淡。由此看来,我眼中那北欧理想之国也未必完美无瑕。

beach
思考人生的我

吃过晚饭,我喜欢去海边走走。海水轻轻拍打着沙滩,微风中荡漾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对于西班牙人来说,一天的真正生活从这里开始。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喝着酒,唱着歌,跳着舞,弹着吉他。有时候,我愿意加入他们,一起品味这座城市的曼妙与闲适。有时候,我则喜欢静静地坐下来听海的声音,一个人默默地思考人生。从巴塞罗那华丽光鲜的外表,我们丝毫看不出来整个西班牙面临的经济困境。与欧盟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超高的失业率、通货膨胀率以及较低的人均收入都让西班牙相形见绌。在城市浮华喧嚣的背后,有无数人在贫困的边缘挣扎。但大多数西班牙人却生活得十分快活自在。作为欧洲第二大旅游目的国,西班牙是全世界最懂得如何享乐的国家之一。

潘普洛纳是西班牙东北部城市,从巴塞罗那坐大巴4个多小时可以到达。一年一度、举世闻名的西班牙“奔牛节(Encierro)”便在这里举行。如果读过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The sun also rises)》,一定不会对它陌生。我有幸以公司员工的身份参与了这场大狂欢。在那里,我亲身体验了西班牙人的激情与疯狂,亲眼目睹了西班牙人如何用自己的生命享乐。每年的7月6日至14日,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身着白衣,腰缠红带,聚集到此。潘普洛纳窄小的街道上人山人海,比肩继踵。烈日炙烤着大地,住在街边的当地居民不时从高处向人群泼冷水,希望给炎炎夏日带来些许凉爽。也有好事者把Sangría洒向空中,人们的白衫不经意间便被涂成红色。旧城区的“奔牛之路”是一条狭长的石板街。奔牛时,六头公牛在杂乱的人群中狂奔,奔牛者们近距离与公牛赛跑,有人甚至不时挑逗公牛。公牛凶悍至极,奔牛的场面险象环生。每年都有近300人受伤。从1910年起,共有15人丧生于公牛角下。

1294_10200296393551853_592028930_n
和我的同事在奔牛节

当时,我与更多人的选择一样并没有参与其中,只是当一名小小的看客。我亲眼看到了一只公牛的角刺进了一名男子的身体并将其撞飞,该男子瞬间昏厥后被医护人员抬走。惊愕之余,也让我对“奔牛节”本身产生了一些思考。它除了带给奔牛者们游离于生与死之间的快感,还有什么意义?那些伤亡者为了享乐却付出了惨重代价,这种伤亡因此也毫无意义。与他们相比,那些公牛似乎更值得同情。素有“绿色城市”之称的潘普洛纳每年也会因为“奔牛节”而被各种垃圾拥堵。但不论如何,“奔牛节”每年都在争议声中如火如荼地举行。每年也都有人把自己的生命当做筹码,与凶残的公牛们一道给自己和那些冷漠的看客们创造欢乐。娱乐至死,也许就是“奔牛节”之精神所在。

在西班牙的时光很快便从指尖悄悄溜走。当我站在与巴塞罗那初识的西班牙广场与她作别的时候,我才蓦然发现自己竟深爱着这座美丽的城市。想想在这里曾拥有快乐,我不禁潸然泪下。感觉自己就像当年从吴地即将返回荆州的刘备,美好的经历仍历历在目,让人依依不舍,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返回属于自己的世界继续奋斗。来欧洲之后,我已经历不少,但在西班牙度过的三个月最为逍遥快活。这种歌舞笙箫的生活最容易消磨人的意志和进取心,最容易让人沉醉其中而无法自拔。但我并未迷失,也没有失落和消沉。坐上回斯德哥尔摩的航班时,我已决心把那些曾经的美好封存在回忆里。令人沉醉的乐土之外,还有无数的艰险与挑战在等待着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