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理想之国

每每回想起当年在北大读书日子,青春的记忆总是让人心潮澎湃。而其中最让我难忘的,当属与默龙、若愚、王楚三君的“卧聊”时光。想那时,懵懂热血的小青年们除了偶尔聊一聊我们喜欢的女孩子,最多的便是纵论天下大事,古今中外、天南海北无所不谈。记得有一次我们谈到了“理想国”的问题。与往常一样,我们四人各持己见。理想国,当或自由或民主,或富强或繁荣,或和谐或安定,亦或是有一个强力的政府和开明的政党。当我们为自己心中的“理想国”们争论不休的时候,一贯沉稳的默龙兄提出了自己理想国的具体模式——“小国寡民,与世无争,偏安一隅”。而如今,当默龙兄远渡重洋赴美帝追梦的时候,我却真的来到了当年他心目中的理想之国,在这里学习和生活。

Sweden1
瑞典地图

结缘瑞典,是我生命中一次美丽而意外遇见。两年之前,我对瑞典的了解与大多数中国人无异。诺贝尔,瓦尔德内尔,伊布拉希莫维奇,爱立信。当然作为中文系的毕业生,我还熟悉高本汉和马悦然,但仅此而已。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个在很多人眼中与盛产手表的瑞士无异的北欧国家,日后会成为我人生旅途中无与伦比的一部分。

当年,我有幸得到了Anders Wall老先生的资助,怀着兴奋、好奇又有一丝忐忑的心情踏上这片古老、宁静、祥和的土地。从那时起,我便被这里的一切感染着,震撼着,感动着。了解瑞典,我们不用去看人均收入、人类发展指数、社会福利等各种冰冷的数据和指标,即便它们让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望尘莫及。瑞典的魅力,更多地体现在这个国家的日常生活细节以及普通民众身上。

Uppsala
乌普萨拉

我生活在瑞典小城乌普萨拉。与大都市相比,这里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许宁静和淡雅。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洋溢着生活的气息。去超市购物,工作人员阳光甜美的笑容和暖暖地问候总让人顿觉心情舒畅;去学校学习,总有不同的老师尽力为你排忧解难;去体验社团活动,可以认识世界各地、各式各样有趣的人。你可以在阳光明媚的午后,静静地坐在街边的咖啡店读书;或者在夜幕降临之时,和好朋友们去酒吧要几大杯啤酒,一起谈谈心事;当然如果你足够自信,也可以去夜店,和那里的少男少女们一起舞蹈。在这个生活压力较小、生活节奏偏慢的国家,一切都显得那么闲适自然。

瑞典有太多的东西值得称道,但我认为其最美的一面体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与瑞典人高大健壮的外在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忧郁腼腆的性格。瑞典人一般都有自己的交际圈,邻里之间、同事之间的关系比较平淡。但这种平淡背后,是人与人之间最朴实最真诚的相互尊重。瑞典是一个极力追求人与人之间相互平等的国家,不管你是企业的高管还是麦当劳的服务生,无论你是享誉世界的学者还是普通的除草工人,甚至是颠沛流离的外来难民,都可以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和尊重。在瑞典,人们不会因为职业原因而高人一等或遭人白眼。当然,这种平等建立在瑞典收入分配的相对平均之上。由于瑞典人受教育程度普遍很高,没有人特别愿意从事最基本的体力劳动,这导致了瑞典的劳动力价格非常昂贵。那些最基本的体力劳动者反而有比较高的收入。

skatt
瑞典克朗

瑞典政府保证国民收入相对平均的强力武器是近乎严苛的税收制度。瑞典人常开玩笑说:“人的一生只有两件事是注定的,交税和等待死亡。”(Det finns bara två saker som är säkra här i livet, döden och att betala skatt!)在瑞典想要成为富甲一方的人物十分困难,收入越高,需要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也越多。虽然瑞典对偷税漏税的惩罚不算很重,但财务、政务信息的高度透明和雇主代扣个人所得税制度在杜绝腐败的同时,使得偷税漏税基本无法实现。高额的税收使得大部分国民失去了追逐物质财富的动力,转而选择亲近自然和拓宽自己的精神世界。另一方面,高额的税收既保证了瑞典政府有能力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同时又可以把大量资金投入到医疗卫生以及教育科研中,用全面提高国民素质的方式来保证整个国家的活力和竞争力。

很多人都听闻北欧女权主义盛行,但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北欧女权主义的真正内涵。我个人认为瑞典的女权主义与瑞典社会所普遍崇尚的人人平等的理念密不可分。简而言之,女权主义追求的是男性与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绝对平等。而这种平等包括权力和义务两个层面。瑞典女性很清楚如果她们无法在社会生活中承担和男性一样的义务,那么她们根本不可能追求和男性一样的权利。而现实中,她们时时刻刻都在践行这种理念。瑞典几乎所有的职业都能见到女性的身影;很多瑞典妇女即使怀孕依然选择工作;她们绝不甘心于做全职家庭主妇,而是更愿意像男性一样来分担家庭的压力。当然,瑞典政府中也有大量的女性官员。但这些都只是女性在整个社会中发挥巨大作用的缩影。当了解到在瑞典男性也可以和女性一样获得带薪产假时,我瞬间觉得原来男性才是女权社会里最大的获益者。

timoteij
瑞典流行乐队Timoteij

对于女性的态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文明与进步程度的重要标准。几天前,我看到一位在瑞典读书的印度女同学发在网上的一则帖子。通过同瑞典女性的比较,她认为印度女性无法受到男性尊重的最根本原因在于女性自身。她们并没有真正从物质和精神上独立于男性。很多印度女性不思进取,甘愿依附于男性,恰恰导致了她们悲惨的命运。在中国,其实也有大量的女孩整天憧憬如何通过男性来满足自己对物质的追求。诚然,中国社会在不断进步,但很多中国人依旧认为这种略显畸形的物质欲无可厚非。有些女孩甚至自负又略显幼稚地认为在物质上的索取是对男性的一种支配。但这些无法掩盖一个卑微的现实——我们依然生活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男权社会下。如今,当整个社会对男性的要求和期许越来越高时,我们所有人只能默默挑起肩上的重担,各自奋斗。而在冰天雪地里骑着单车,带着几许坚毅与固执不断前行的瑞典女性形象与那些坐在宝马车里哭泣的女孩们则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对比。

要想真正了解一个国家,就必须了解这里的人。我时常和瑞典的同学们在一起聊天。抛开语言障碍,我们可以畅所欲言,颇有当年在寝室“卧聊”的感觉。我们时常会聊到各种社会制度以及世界各地的发展问题。许多瑞典同学坚信瑞典以及其他几个北欧国家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制度。瑞典人虽然不愿意称自己为共产主义国家,但他们很乐意自称社会主义国家。整个瑞典就像是一个庞大的公社,在国家制度的保障之下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内部安定繁荣、井井有条,在国际上又有强大的竞争力。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以及朝鲜的社会主义相比,瑞典的社会制度最完美地体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念——没有剥削,没有两极分化,人民共同富裕。即便瑞典还是一个王国。

rosta
“更好的瑞典”

尽管如此,瑞典人似乎对自己的国家还不满意。四年一次的瑞典大选即将到来,瑞典第一大政党社会民主工党(Sveriges socialdemokratiska arbetareparti)的竞选口号就是“现在我们所有人团结起来为一个更好的瑞典而努力”(Nu jobbar vi alla tillsammans för ett bättre Sverige)。诚然,瑞典也有自己的社会问题。例如人口老龄化问题(主要“得益”于医疗保障制度),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外来难民、移民的安置问题等等。虽然国家整体状况十分良好,但瑞典人对国家的责任感和忧患意识深入民族血液,这有一部分自然原因和历史原因。

alliance
TI3 冠军Alliance

与南欧地中海诸国相比,地处北欧的瑞典自然条件可谓极其恶劣。严寒、漫长而漆黑的冬季使人绝望。在日照时间仅有不足6小时的寒冬里,酒精和电子游戏成为了瑞典人的最佳伴侣。瑞典政府对于酒精控制十分严格,希望能藉此改善国民的酗酒问题。同时,瑞典诞生了SK、Alliance等世界顶级电子竞技战队。

而历史上的瑞典在17世纪是欧洲大陆显赫的军事强国,但18世纪在和俄国、丹麦以及波兰作战失败后逐步走向衰落,丧失了之前战争中积累的所有战果并退出欧洲中心舞台。加之自然环境恶劣,当时的瑞典十分贫穷。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大量的瑞典人由于穷困而被迫移民美国。在内外交困下,瑞典决定奉行中立政策,并避免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在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在世界经济整体复苏的大背景下,瑞典抓住机遇实现了飞速发展。

tjej
瑞典小朋友

现在,面对着山清水秀、富庶安定的瑞典,我们很难想象在如此险恶的自然条件和历史困境下,瑞典人是如何一步步把这片贫瘠的土地建设成幸福家园的。“我将永居并长逝于这北欧祖国!”(Ja, jag vill leva jag vill dö i Norden.)每当看到瑞典人唱国歌,不管是老年人、年轻人还是小朋友,那种发自内心的民族自豪感总是洋溢在每个人脸上。也许正是因为他们为瑞典投入了太多的心血,他们才会对自己的国家爱得如此深沉。

中国远在世界的另一端,与瑞典相隔甚远,但我们在很多层面与这个北欧国家息息相通。瑞典是世界上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合法地位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我们都善于打乒乓球、都爱打dota,却都比较传统和保守。如今,我们也面临着与瑞典当年相似的境况。作为曾经的封建帝国,我们有过辉煌。但值得更多中国人铭记和警醒的是我们屈辱的近代历史。与瑞典相比,我们的复兴之路更加举步维艰。作为一个古老的大国,环境问题、资源问题、各种复杂的社会问题以及波云诡谲的国际形势都是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

来瑞典之前,我时常疑惑:“我们到底能否建成一个人人安居乐业、幸福美满的理想社会?”我想我现在找到了答案。如今,我们在面临重重困难的同时,也握有民族复兴的最好机遇。我相信当下中国社会的种种问题在瑞典历史上都曾或多或少出现过。每当我们为丑态百出的社会扼腕叹息、痛心疾首的时候,当我们为国家和民族的前途感到担忧甚至绝望的时候,我们应该想到那个北欧的理想之国,它离我们如此遥远,却又那么真实。

stockholm
理想国

 

Leave a Reply